EN [退出]
在中国人寿上班怎么样>中国新闻

_对冲基金“大白鲨”何以凶猛

2017-11-18 03:10

在2012年的头10个月,史蒂文·科恩(Steven Cohen)所管理的SAC Capital International基金,已经为他的客户赚了7.895亿美元的收益。这只SAC资本顾问公司(SAC Capital Advisor)旗舰基金,在彭博市场杂志跟踪的数据中,是当时全球盈利能力最佳的基金,没有之一。

但在56岁的史蒂文·科恩看来,这只不过是他20余年投资经历中所一以贯之应为之事。他没有回复邮件采访的请求,事实上,自从他在华尔街崭露头角以来,他也只接受过寥寥几次媒体的采访。

“如果说索罗斯是老虎,他就是对冲基金行业的大白鲨。” 史蒂文·科恩的一位资深客户对媒体如此表示。

在自然界中,大白鲨聪明、低调却异常凶猛,几乎是海洋生态链中的最顶端(如果没有使用工具的人类存在)。在对冲基金行业的20多年,史蒂文·科恩表现得同样如此。比如他管理基金的业绩,在过去20年获得了年均30%以上的回报,只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的时刻马失前蹄,亏损了19%。比业绩更让行内人害怕的是,他的投资神出鬼没,却总是能获得奇效,让人无法跟踪更别说模仿了。

在华尔街的交易员圈子里流传着一个故事:科恩的一位老友将他和科恩及杰克·尼克劳斯(美国高尔夫大师)一起打球的照片用相框装好摆出来。金融圈之外的人看到照片时,总是无一例外地惊呼:“哈!你认识尼克劳斯?”而华尔街的人看到后则说:“天哪!你认识史蒂文·科恩?”

当然,凶猛的动物总会被狩猎者盯上。自1990年代以来,他已经多次被卷入“内幕交易”的指控与纠纷,比如最新一次美国证交会(SEC)提出的美国历史上最大一起内幕交易案。但是,每一次他都是完美脱身。

脱身并不意味着他不关注。“认真地说,我已经没什么需要证明的了。从事这一行33年了,我已经到达了行业的最高峰,没什么新的东西能吸引我。我的梦想是解放我自己。所以,这是一次中年危机吗,还是我只做了一个很聪明的决定?我不知道,但这让人兴奋。” 史蒂文·科恩在2010年如此表达了自己的心情。

说完此话的2年,他基本离开了直接交易和管理的职位,但是仍旧带领他的团队给投资人以满意的回报。人们想知道的是,这位对冲基金行业的领袖人物还会做出什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研判行情是一种艺术

1956年,史蒂文·科恩生在长岛郊区一个中产阶级之家,家庭气氛严肃而活泼。他在8个孩子中排行老三。父亲是服装制造商,母亲是一位钢琴教师。

科恩从小身材矮小但精力旺盛,喜爱足球和篮球。但在九年级那年的春天他发现了新爱好:扑克,让他从此走上了投资的道路。

“我们一群人,开始轮流在彼此家中玩牌。整日整夜。”他回忆说,“赌注从25美分、50美分开始,以后每把升到5美元、10美元、20美元。到十年级的时候,一晚上的输赢可以在上千美元。”十一年级开始的时候,科恩已通过玩牌挣了很多钱,“大多数的晚上我能赢500-1000美元。”

由此,玩牌对科恩来说最重要的不是赢钱,而是刺激,是一种竞争感。“这跟交易一样。”他日后回忆说,“我关注风险,关注交易本身,但我不考虑金钱。玩牌,在我学习承受风险的过程中起了决定性作用。”

习惯成为胜者的他,高中结束后顺利进入了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全球顶尖商学院之一,在那里他玩起牌来比学习拿手得多。就在大学第一年,因为厌倦上课,科恩开始整日游荡在费城市中心,在美林的办公室外,看着窗户里滑过一连串纽交所的红绿色数字跳动。

“我能听到报价系统滴滴答答的声音。然后你看到一只股票不断跳跃,50……50……50……然后滴答一声,股价可能上升,也可能下跌。你能看到交易正在进行。你能以慢动作看到交易的完成。然后,当然不是立刻,我发现我对于猜测这些数字将如何变动非常在行。” 史蒂文·科恩如是描述在外人看来如同天赋一样的本能。

再后来,他走进美林经纪人的办公室,用自己打牌赢来的钱进行投资。开始的时候,按照经纪人的指点,他投资了几千美元。“我做得很糟糕。”他承认,“我犯了所有可能犯的错误。所以我不再照经纪人的提示操作,转而开始用我自己的技巧。我试着练出自己的风格。”

从此,科恩将会成为华尔街的行情研判员。也许是他同时代人中最优秀的一个。一个以自己的直觉分析数字变动从而做出买卖股票决定的人。从一开始,科恩就不使用数学或者复杂的演算法,“研判行情也是一种艺术。”他说,“我不能很确切地解释它;那是对于规律的认知。”当他开始交易的时候,“除了屏幕上的数字,我不看任何事情。我甚至不能告诉你公司是做什么的,我也不关心。我总使用自己的直觉。这完全是凭感觉的。”他耸耸肩,“我是说,我不是科班出身的。”

这也是他神出鬼没投资风格的由来。

贪婪的市场信息收集者

毕业后科恩进入华尔街著名经纪公司Gruntal Co的期权套利部门,担任初级交易员,上班的第一天他就为公司赚取了8000美元,之后他平均每天为公司赚取10万美元左右。

1979年,美国股市进入20世纪以来的最大牛市。那一年,他自己进行交易,几乎将投资翻了一番。Gruntal允许交易员从收益中提取60%,因此,在第一年赚了10万美元之后,第二年他赚了100万美元。25岁时,在市场平淡的年份里,他也可以赚500万美元;行情好的话,那就是1000万。“我想他们都把我看成是一个神童。”他说。

此时的他交易操作仍然基于每分钟都在变动的行情,一天中他会在几十个甚至几百个股票中买入卖出。很快,他开始组建自己的助手小组,坐在他们中间,紧盯着彭博终端,大声吼出一个又一个交易指令。科恩很快就因出现错误时发火而闻名。

1991年,科恩拿到了Gruntal最高的交易额权限,但是他仍不满足,35岁的他想要更多。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说了对冲基金这个不算新的但对他还是陌生的行业。他只知道自己想离开自立门户。“人们认为我疯了。”他回忆,“我并不紧张。我早就该这么做。”

1992年,他以250万美元开始,一半资金是自掏腰包,另一半则来自此前交易员年代结识的朋友们。他带走了很多助手,另又招聘了一些,并在1992年的8月份开始在一个像字母I一样的办公桌前开始交易。

SAC大部分资金都交易大市值股票,如3M公司、默克公司和通用电气。成立后第一个月就盈利3.41%,全年扣除管理费后,盈利17.5%。在此之后,公司每个月都赚钱。1993年,SAC盈利达到51%。仅在1994年12月,基金净值缩水0.02%。

尽管科恩提取收益的50%,但没人对此有抱怨。投资者们抢着将资金投入SAC。1995年他管理的资产规模几乎翻了四番。“那个时候,你所需要做的一切就是露个脸儿,让别人知道你。”科恩说,“我不知道那会持续多久,我不关心,我不去想那些。这是个牛市,即使犯了错也有的是机会纠正,你就来玩游戏好了。”

此时,他的投资风格发生了悄然的改变开始认真研究起各个公司的情况,并且沉迷于收集各类消息。

他从华尔街广泛的关系网中收集各种信息,还雇佣了两个数量分析方面的人才,使SAC的交易电脑化,并且允许自己的投资组合经理和交易员自主决定投资。不久,他又聘用了分析员对每个重点行业进行分析。

很快在交易圈中,他以“贪婪的市场信息收集者”而闻名。这可不是一个好外号,形形色色的谣言开始困扰他,这其中不排除对他优秀业绩的嫉妒。“我不能阻止人们说什么。”他叹息着说,“维护好和华尔街的关系非常重要。我们尽一切努力,确保自己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

科恩的巅峰期是在1999年。在互联网股票受宠的时期,该公司因为押注科技股将会飙升而大赚一笔,旗下最大的基金投资回报率在扣除费用后达68%。

科恩的名声在2003年达到顶峰。可就在那一年,他的身体出了大问题,需要通过手术解决椎间盘突出问题。此后的他,变得更加冷静。在外人看来,他开始花更多的时间考虑家庭,花更多时间和孩子们在一起。他开始更多地去打高尔夫,并成为狂热的艺术品收藏者。

从2000年从事收藏开始,毕加索、塞尚、莫奈、梵高、沃霍尔、昆斯科恩的收藏品遍布在自己的深宅和SAC总部里,总价值约10亿美元。从印象派开始,他的收藏遍及所有现代画派的领域,迄今为止已经买了300多幅作品。

他还将投资领域扩展五花八门。诸如阿根廷债券这类固定收益产品,到柬埔寨的输油管建设这类长期投资产品。扩张在2007年中期他预感到房地产市场的泡沫即将破灭时停止,拯救他的又是直觉,他开始急切地卖出一些股票,并重新组建投资组合。

SAC在2008年的时候经历了科恩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低潮,资金缩水了18%。但是,金融危机之后,SAC的恢复远远好于其竞争对手。于是,科恩意识到,他需要回到最基本的东西上。“我爸爸曾说过,"鞋匠要只管做鞋。"”现在,SAC也回到了老本行,主要投资于股市。

科恩承认,他作为一个交易员最好的时代已经过去,因为那时管理资产规模小,运作灵活,更容易取得巨额收益。

只是,他的对手和客户都知道,这位只有56岁的“大白鲨”,可能进行的只是一次深海潜游。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art/20171116/2hrq.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3:10

电玩游戏  赛鸽药品  维生素ad的作用及功能  眼睛充血流泪  读书笔记大全  flex是什么公司  挖掘机培训学校哪里好  黄漫  死亡  鞠萍姐姐讲故事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对冲基金“大白鲨”何以凶猛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抚州中石油加油站_假离婚买房后复婚 契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