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易企秀官方网页版登陆>中国新闻

_成都红会善款发霉引信任危机 称合作项目存分歧

2017-11-20 14:52
在微博上流传的募捐箱内发霉纸币的图片。

在微博上流传的募捐箱内发霉纸币的图片。

成都市红十字会,门口立着国际红十字运动创始人简·亨利·杜南的雕塑。 本报记者王鑫昕摄 因为没有得到及时回收,成都市红十字会的募捐箱里许多纸币发霉长毛。这两天,该图片被发布到网上以后,引来公众大量的批评。

在公益慈善机构信任危机事件频发的当下,几百个募捐箱,把成都市红十字会卷进了舆论的漩涡。

大量募捐箱闲置或受损

12月25日16时19分,网友“成都红会爆料”在微博发布了一组图片,曝光了成都市红十字会募捐箱里那些发霉的善款。图片显示,募捐箱整排整排地立在室外,上面写着“人道、博爱、奉献”的字样。透过箱体的玻璃,可以看到发霉的纸币,有的长出了一团团毛色的绒状物,有的则布满了深色的斑点。

作者在微博中写道:这是什么!这是成都红十字会的募捐款!地震过去这么多年,他们多没有取出来。现在募捐箱里的纸币都长霉的长霉,长白毛的长白毛。他不把老百姓的钱当钱了吧!

这条微博刺激了公众敏感的神经。许多网友表达了愤怒和对红十字会公信力的质疑。有网友说:“看了真是心寒,这就是慈善最后的回报吗?”

12月26日,新京报报道《募款发霉 成都红会被指监管不力》称,这些募捐箱是成都市红十字会2008年地震后设立的,合作单位是成都天阙广告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阙公司”)和四川迈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迈盛公司”)。

中国青年报记者掌握的双方合作协议显示,双方合作设立的视频募捐箱共计3000个,计划于2009年12月31日前完成。

迈盛公司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2008年他们计划在成都六城区设置1000台募捐箱,前期投资500万元,费用包括购置募捐箱、运输安装等,初期安装了726台。此后成都市红十字会出现人事变动,并单方违约,剩下274台募捐箱设置工作无法进行,双方协调数百次未果。

据报道,迈盛公司负责人说,目前,放在公共场所的募捐箱有391台,能正常运转的有190台。更多的募捐箱被闲置在仓库。其中,有的捐款箱的电视机、播放器、电源管理器被偷;近30台捐款箱不知去向。

该负责人称,直到今年6月,成都市红十字会才派人到仓库清点募捐款。最后,红十字会提供的两张爱心收款统一票据显示,共计捐款6116元。

“主要因为双方在项目合作中存在分歧,募捐善款未及时收取”

12月26日深夜,成都市红十字会针对媒体报道,在其官方网站发布了情况说明。这份说明称,2012年6月,成都市红十字会已将全部善款收取完毕。网络上发布的纸币发霉照片,他们初步分析是2010年6月后进入天阙公司库房后拍摄的照片。

“情况说明”称,2010年6月后,因部分设置点位不具备电源等条件,经双方协商同意,陆续收回部分视频募捐箱,存放在天阙公司库房,并由天阙公司负责保管。期间,主要因为双方在项目合作中存在分歧,募捐善款未及时收取。

《视频募捐箱合作协议》显示,作为甲方的成都市红十字会“全面享有该募捐箱内社会公众投入的捐款现金”,“按照合法的流程独立操作对募捐箱内现金的收取工作”。

天阙公司和迈盛公司作为乙方,“独立进行视频募捐箱中视频箱的广告投放、收益等经营活动”,“通过自有的视频箱产生的任何收益由乙方内部自行协议分配”。

在项目进展过程中,成都市红十字会发现,视频募捐箱播放商业广告可能涉嫌违反国家有关红十字标志使用的规定,于是一直坚持只播放公益广告,而合作方坚持要播放商业广告。

成都市红十字会说,此问题成为合作双方至今分歧的焦点。

记者注意到,《视频募捐箱合作协议》对此问题的约定是:“甲方(成都市红十字会)有权对视频的内容进行监管,且视频播放的内容必须经过甲方审批后,方可播放。”协议还对审批依据做了注解:“商业广告内容有工商部门行政许可且不损坏其社会形象即可批复。”

提到2012年6月清点的募款数量时,“情况说明”称,截至2012年6月,成都市各区(市)县红十字会共收取视频募捐箱捐赠款39.96万元,支出29.78万元救助低保、残疾、重大疾病等特困家庭,结余10.18万元为人道救助备用金。

这个金额与此前迈盛公司负责人表述的并不一致。

不过,《成都市红十字视频募捐箱项目有关情况的说明》于12月27日被删除。本地一家新闻网站关于这条回应的报道也被删除。

没有建立“有效的管理办法和监督机制”

网友“成都红会爆料”公布的一份“成都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公文处理单”显示,2008年7月22日,成都市红十字会就在全市统一设置红十字会多功能食品募捐箱向领导进行请示,领导批示一栏写道:此为好事,设置有必要,管理更重要。请红会在设置投放的同时,注意研究一套有效的管理办法和监督机制。

据成都市一位官员介绍,地震将成都红十字会推上了前台,募捐箱一度成为红十字会的“招牌项目”。

天阙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初期安装了726台募捐箱后,遇上成都市红十字会的人事变动,剩下的工作陷入瘫痪:一方面是无法与募捐箱的设置单位对接,另一方面红十字会不同意盖章,尽管协议上明确写着,“甲方负责与视频募捐箱摆放地所属单位或物业公司、业主委员会等签订相关协议,保障视频募捐箱的顺利摆放和日常看管”。

后来,在募捐箱里的垃圾清理问题上双方也产生了分歧。设置在公共场所的募捐箱,常被塞入各种纸片,里面充斥着各种垃圾。

天阙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把募捐箱的钥匙交给了红十字会,因为按照协议,只有红十字会有权开箱收集里面的善款,那么和善款混在一起的垃圾也只能由红十字会方面清理。

事实证明,这项工作并没有建立“有效的管理办法和监督机制”。

27日下午,中国青年报记者向成都市红十字会了解事件相关细节和调查进度,该会组宣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暂不接受媒体采访。她说,事件正在调查当中,调查结果出来后,会第一时间向媒体发布。

“面对善款这么重要的东西,出了错,再大的理由也不能成为理由”

在商场、车站等人流密集的公共场所设置募捐箱,是目前很多公益慈善机构采用的募集善款方式,这既为公众表达爱心提供了便捷的渠道,也传播了公益慈善理念。不过,记者注意到,如何有效监管这种募款方式,目前尚无统一的标准。

在《视频募捐箱合作协议》中,双方提及的合作依据,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红十字会法》和《中国红十字会募捐和接受捐赠工作条例》,还有两份内部文件:四川省红十字会、省工商局等单位联合发布的《关于在全省统一规范设置红十字募捐箱的通知》和成都市红十字会《关于在全市范围内设置红十字视频募捐箱意见的请示》。

不过,协议据上述法律法规和内部文件所明确的双方权利和义务,在落实过程中还是出现了问题。

民间公益人、“免费午餐”公益项目发起人邓飞说,无论是红十字会还是民间公益机构,都应该从中吸取教训,建立更专业、更严密的制度,善待、珍惜捐款人对机构的信任。

他说,这件事还反映了有关管理部门工作不细致的问题,如此对待善款,严重伤害了捐款人的心。“不管什么情况,成都红十字会首先应该诚恳道歉,这是必须的环节。还要进一步追查问题的症结,避免类似情况再度发生。”

对于天阙公司工作人员关于人事变动导致项目陷入困境的说法,邓飞说,项目出现困难可以理解,但工作应该得到延续。“面对善款这么重要的东西,出了错,再大的理由也不能成为理由。”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home/news/data/nrve.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4:52

蒂姆库克  那一旺肥水的流淌母录  女神重生来爱我  2017英镑对人民币预测  小学数学教师教学叙事  英语统考成绩多久查询  女式大码连衣裙  5月20日是什么节  长庚体检  维冈竞技欧联杯成绩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成都红会善款发霉引信任危机 称合作项目存分歧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猪猪侠之超星萌宠_魏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