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爱人的谎言电视剧粤语>中国新闻

_徐祥临:鲁甸建抗震房不缺钱!

2017-11-18 10:54

 ·鲁甸县2013年各项存款余额3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21亿元,相差10亿元。这是鲁甸县人民自己创造出来的闲置钱,用在人命关天且能够创造巨额财富的建造抗震房上面不行么?!

·中央政府要针对农村建造抗震住宅成立政策性银行,可命名为“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在所有地震带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把闲置资金吸收过来,覆盖所有需要建造抗震房的农户,有求必应。对于申请贷款的农户只提两个条件要求:自家居住面积够用,扛得住八级以上地震。

·建造抗震房的15万元由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提供,利率5%,30年还清,第一年还贷压力最大,本金5000元,利息为7500元,总计12500元。按照鲁甸劳动力外出打工挣125元/天·人的保守收入算,一个有两个劳动力的四口之家外出务工超过100天,就可偿还本息。如鲁甸县能启动抗震房建设工程,农民在劳务市场上取得收入将更加容易,因为这15万元建房款中,有一半左右是劳务费

云南鲁甸地震造成人员伤亡惨重的消息刚刚被报道出来,中国人民大学张鸣教授就透过微博发声:这个级别的地震,我国造成人命损失,日本就不是这样。张教授还同时指责到:一次次不接受教训,这是什么民族?结果,张教授的论调遭来很多网友一顿臭骂。作为张教授的中国人民大学校友,笔者认为他确实该骂:鲁甸地震过去十日有余,你倒是出来说说呀,日本是怎么做到大级别地震很少死人的,中华民族到底应该接受什么教训。你默不作声,是被网友的骂声吓住了,还是去日本取经了,抑或其它?

笔者写这篇文章,除了有张鸣教授提起的这个话茬儿,还有更直接的触动因素,那就是刚刚读到了2014年8月11日《新京报》关于鲁甸地震人员伤亡惨重的原因主要是土坯房子崩塌所致的报道。记者援引地震中心龙头山镇镇长陈国勇的话说:“倒塌房屋中至少80%是土坯房,绝大多数的人也是死在这些土房子里。”记者在实地采访中看到,“砖混结构新房”能够“扛”住地震,即使房子裂缝,也不至于压死人。那么,为什么鲁甸县的农民没有普遍建起“扛”震的“砖混结构新房”?是鲁甸干部群众不知道土坯房不抗震么?不是。记者在报道中披露,10年前鲁甸这一带就曾经发生过5级以上的地震,压死过几个人,六年前云南省委省政府就启动了“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但至今很多农民还住在土坯房子里,是因为建一座“砖混结构新房”,至少要10万元,住在山上的农民还要再多花两三万元的运费。政府为农民建安居房每户补贴1万元,杯水车薪,每个农户要自筹10万元左右,那些至今住在土坯房子里的农民,基本上是因为筹措不到这笔钱。

这篇报道的最大价值是摆明了一个严酷的现实:农民迫切需要、政府积极推动建造抗震安居房,但都缺钱。怎么办?凭以往经验推断,鲁甸县幸存下来的农民将不必为筹措建房资金发愁了,因为已有其他地区先例,遭受大灾政府会举全国之力,大包大揽,帮助灾区农民把房子建得美观、结实。若果真如此,笔者认为,这对地震带上尚未遭受震灾的“未来灾民”是不公平的!因为,所有地震带上的地区,不论是已震还是未震,老百姓建造抗震安居房的重要性和紧迫性都是一样的,从概率上估计,勿宁说未震地区今后遭灾的可能性要大于已震地区,我们权且把未震地区的老百姓称为“未来灾民”。如何让“未来灾民”避免人身伤亡?唯有从现在起行动起来,以最快的速度,以最好的质量,建造抗震安居房!

钱,从哪里来?

笔者的观点是,从智慧中来,用劳动人民的辛勤劳动创造出来;把农村的土坯房改造成抗震房,缺少的不是金钱,而是缺少把建造抗震房变成钱的思路。

有人会说:这不是说梦话吗?建造抗震房子还能变成钱?如果这是梦话,那么,所有认为改造土坯房缺钱的话就都是蠢话。往后,不要再说这种蠢话了,尤其不要再干钱闲在那里不建抗震房的蠢事了。

表面上看,钱就是一张纸,甚至是一个数字。现代社会,造钱比造房子容易得多。虽然如此,但钱不可乱造。摘要而论,钱的实质是:一曰流通手段。说的是钱能够把各种资源汇聚到需要的人手里,比如,建造抗震房需要钢筋水泥等建筑材料,农民手里有钱,就可以让所需建筑材料齐聚到宅基地上;二曰价值尺度。说的是一吨钢筋、一吨水泥、一座抗震房等等,价值几何,用钱衡量一下便知道了。三曰国家信用。说的是被称为“钱”的那张纸与寻常的纸相比,能够发挥流通手段和价值尺度职能,是由国家权力规定的并且由国家信用做保证的。人们往往忽略钱代表国家信用这个属性,但这是关于钱的几种本质规定性中的精核儿,是最重要的。即使知道钱这一属性的人,也常常从钱的支付能力和购买能力方面去理解,但还有一点往往被人们忽视,那就是,社员成员(不论是自然人还是法人)创造了对社会有用的财富,国家就有责任用钱在价值量上予以确认。比如说,农民用钢筋水泥造了一座抗震房,如果值15万元,那么国家就应该有办法让这座房子的15万元价值用钱表现出来,也就是让建造这座房子中做出贡献的相关利益主体得到相应的报酬,否则,国家就是失信。总之,说到钱,要想到国家信用,是国家信用在发挥作用。

把关于钱的道理讲到这个份儿上,对于本文把建造抗震房变成钱的观点应该有所理解了吧。党中央、国务院、各级党委政府、全国人民,尤其是地震带上住土坯房子的老百姓(主要是农民)们,无一例外,都百分之百赞成建造抗震房。这就是说,抗震房是有用的社会财富,很有价值,有很大的价值,可以表现为很多的钱。再进一步说,我们不但不应该为建造抗震房缺钱而发愁,反倒要为建造抗震房将会带来很多钱而庆幸。凡是地震带上的地方政府和老百姓,都要响亮地喊出口号:为了有更多的钱,建造更多更好的抗震房!

说到这里,一些人还是想不明白,鲁甸县属于欠发达地区,改造土坯房钱从何来,怎么变成钱?这个问题,对于日本相关领域的教授来说,是个掰一掰脚趾头就能够搞清楚的简单问题,而对于中国相关领域的教授而言,却是挠破头皮都琢磨不透的天大难题。这,大概就是张鸣教授所说的教训吧,但中华民族中应该被教训的,首当其冲,是那些自以为是的教授们。

下面就结合日本的一般经验,具体说说鲁甸这类所谓的欠发达地区,如何在改造土坯房过程中创造出更多的钱。

按照龙头山镇镇长披露的数据,该镇农民建造“砖混抗震新房”,每户大概需要12万元。笔者认为,这个标准太低了,至少应当提高到15万元,以便让钢筋更粗一些,水泥标号更高一些,让房子更结实些。根据记者提供的数据,2014年云南省给鲁甸县所在的昭通地区下达的“农村危房改造及地震安居工程”建设任务总计5.4万户,据人口和面积占比推算,鲁甸分摊到的任务量应该不到4000户;另据笔者从鲁甸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查到的数据,2014年中央和省级财政拨付给鲁甸县的农村危房改造工程款是2175万元,据此推算,上级下达给鲁甸县的危房改造任务量应当是2175户。把上述两个数据综合起来推算,如果不发生这次地震,我们可以假定鲁甸县2014年能够完成的危房改造任务量为3000户左右,这样,鲁甸县全年农村建造抗震房总价值大约为4.5亿元。换言之,鲁甸县有3000个农户把土坯房改造成“砖混结构抗震房”,等于社会增加了4.5亿元财富,根据钱代表国家信用的本质规定性,就应该有4.5亿元人民币分发到为建造这3000座抗震房做出贡献的各个利益主体手里,比如,钢铁企业、水泥企业、运输企业、建筑工人、等等,这其中也包括3000个房主。

鲁甸县到那里去找这4.5亿元人民币呢?由中央银行开动印钞机印刷出来送给鲁甸吗?这是最后一招,不到万不得已不可采用。其实,中央银行早就把这笔钱印出来放在鲁甸县境内了,只不过是有关人士熟视无睹而已。据鲁甸县县长张雁女士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披露,该县2013年年底各项存款余额31亿元,各项贷款余额21亿元,相差10亿元。这是鲁甸县人民自己创造出来的闲置不用的钱,用在人命关天且能够创造巨额财富的建造抗震房上面不行么?!当然行。但吊诡的现状却是,鲁甸县自己的钱闲置在那里用不上。顺便披露一下,鲁甸县所在的昭通地区闲钱即存贷差多达近400亿元,即使拿出150亿元,也能够改造10万户土坯房,上级只给他们下达了5.4万户的任务显然是太保守了。面对这么多闲钱还说缺钱,真是太对不起那些在地震中殒命的同胞们及其亲属了,太对不起钱代表的国家信用了。

如前所述,中国的闲钱用不到该用的地方,不怪官员,更不怪农民,就怪中国的教授不如日本的教授。日本教授为官员和百姓们想出来的办法是,既然闲钱存在银行里,就要在银行身上打主意。金融是现代经济的中心嘛。但是让商业银行把钱贷款给农户是难上加难的,因为农户自建住宅不出售,做不到像城市房地产那样快速回收资金。什么银行才做这种买卖呢?日本教授给官方出的主意是成立政策性银行,即由政府出资,设立专门实现某种政策目标的银行。为了老百姓迅速改善住宅状况,日本政府于1951年成立了住宅金融公库,也就是专门给老百姓建房子提供贷款的政策性银行。该公库的贷款利率是5%,贷款期限最长可达35年。中国的教授们要听好了,这里的贷款利率低且还款期限长是关键,这是政策性金融区别于商业性金融的显著特点。正因为有这个特点,资金就会流向商业贷款难以进入的私人财富创造领域,它体现了“看得见的手”与“看不见的手”的有机配合。

笔者建议,我国中央政府也要针对农村建造抗震住宅成立政策性银行,可命名为“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在所有地震带地区设立分支机构,把当地的闲置资金吸收过来,覆盖所有需要建造抗震房的农户,做到有求必应。对于申请贷款的农户只提出两个条件要求:一是自家居住面积够用,二是“扛”得住八级以上地震。

日本用政策性金融的办法为农村(也包括城市,包括所有老百姓)建造抗震住宅在资金上兜底,已经卓有成效地搞了半个多世纪了,中国的教授们还不知道,可见中国教授专业素质之差,真是愧对供他们吃供他们穿的劳动人民啊。所以有必要把这其中的经济学常识再向教授们普及一下。为了经济发展人民富裕,必须搞市场经济,也就是必须在社会分工基础上进行产品和劳务的交换。但是,产品和劳务的用途和性质是不一样的,其可交易性差别也很大。那些提供容易交易的产品和劳务的行业比较容易获得货币供给,通俗地说就是在那里挣钱容易,比如餐饮业和服装业。而另一些产品和劳务的交易性比较差,提供这些产品和劳务的行业获得货币供给就不那么容易,比如农民自用住宅和农业中的高产稳产农田。那些容易挣钱的行业也容易通货膨胀,造成供给过剩;那些不容易挣钱的行业容易通货紧缩,造成供给不足。我们看到农村贫穷落后,不是因为农村的抗震住宅、高产稳产农田等等作为产品难于生产出来,相反生产这些产品在技术上相当容易,但就是生产不出来或生产的数量严重不足,那是因为经营者和劳动者生产这些产品难于获得货币供给,难于挣到钱。所以笔者早就提出一个论断:我国传统农村是货币供应短缺经济系统。这个论断的政策含义是,加快我们农村经济发展,必须从加大货币供应量入手。说得更通俗一点,就是把过剩行业中膨胀了的通货引导到处于通货紧缩的农村农业中去,让农民在农村容易挣到钱。这是国家信用均衡体现的需要。笔者建议成立“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为农户提供利率很低、还款期限很长的政策性贷款,就是要在农村住宅领域开启一个注入充足货币的渠道,不但让农民有钱建造安身保命的抗震房,也让过剩的钢筋水泥在农村找到市场。

如果鲁甸县有“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为农户提供贷款,一年建造3000户抗震房将轻而易举,5000户也完全可能。有人会问了,很多农户穷得连几万元钱都拿不出来,15万元的债务压在身上,怎么偿还本息呢?这个问题对于中国教授又是挠破头皮都想不清楚的难题,其实日本教授早就给出答案了:假设有一个四口之家,有两个健全劳动力,建造抗震房的15万元全部由农村抗震住宅建设银行提供,利率为5%,分30年还清,那么,第一年的还贷压力最大,本金为5000元,利息为7500元,总计12500元。按照现在鲁甸劳动力外出打工百分之百可以挣到125元/天•人的保守收入计算,该户的劳动力外出务工超过100天,就可以顺利偿还本息。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如果鲁甸县确实能够把抗震房建设工程充分地启动起来,农民在劳务市场上取得收入将更加容易,因为这15万元建房款中,应该有一半左右就是劳务费用。对于那些想为农民兄弟谋点“吃偏饭”福利的教授们来说,还应该能够窥视到这一政策性金融中隐藏的“猫儿腻”,那就是通货膨胀的好处让农民得到:随着经济发展中伴随的通货膨胀,越往后还本付息的压力越小。30年后看现在的15万元债务,同现在看30年前的300元债务是一个样的。这里还要补充明确一点以免误解,即农民归还住宅贷款完全套用城市居民那套办法是不科学的。事实上,日本农民获得自建住宅贷款,也并非直接来自于住宅金融公库,而是来自于农业协同组合的信用部。这其中的道理略微复杂一些,限于本文篇幅就不多讲了。

最后,对本文观点的普适性作两点说明:(1)对于地震带上的农民而言,不论是已经受灾还是尚未受灾,建造抗震房都是他们自家的福利(事情),国家有义务扶持,但没有义务包办,必须让也只能让市场在建造抗震房的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过去我们主要靠财政机制在抗震中起主导且主要的作用,次之是社会捐赠,效果并不太好,且不说其中有养懒汉的现象,最大的弊端是不能惠及“未来灾民”。今后农民筹措建造抗震安居房资金,不能再靠自家省吃俭用,应主要靠政策性金融。这个思路符合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2)对于地震带地区而言,既要看到震灾发生对硬件的破坏作用,更要看到,一旦市场在建造抗震房的资源配置中起主导且主要作用,扩大内需也就找到了有效途径,就会形成经济发展的强大推动力。鲁甸县有水泥厂,大规模建造抗震房,将为该县水泥产业发展注入活力。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news/detail/suws89.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0:54

lol幸运召唤师6月  灯饰品牌排行前十名  每一生都等你笛声版mp3  河南最好的白殿疯医院  陶铸和林彪  歌颂祖国的诗歌朗诵  蝎子的功效与作用  腾讯云  雷吉与咲夜  汽车报价大全2015年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徐祥临:鲁甸建抗震房不缺钱!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永州下载ccb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