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撒旦总裁追逃妻>中国新闻

_三个日本人在中国:反日游行被朋友护送离开沈阳

2017-11-18 18:46
东京熊猫(艺名) 图/受访者提供 佐渡多真子 图/受访者提供 《天天向上》中坪井信人(右)被称作矢野浩二(左)的弟弟“浩三”。 图/百度贴吧

九派新闻记者于亚妮发自北京、上海

东京熊猫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婚礼上竟被伴郎质问“历史问题”。2012年反日游行,她被朋友“护送”离开沈阳,第一次体会到“过去会影响现在”,也领悟到“现在会影响未来。”

把未来交给谁?

交给时间?和老一辈中国人交流,坪井信人体会到“历史问题是时间解决不了的”,后人终究无法明白前人的痛。

交给媒体?二十多年过去了,佐渡多真子惊讶地发现:媒体传播的进步并不意味着两国人民相互了解的深入。

坪井信人便坚持在中国做体育、做音乐,东京熊猫介绍时尚,佐渡多真子开始把镜头聚焦到中国的“好”。

 好奇与梦想

走进佐渡多真子在北京的家,到处都能感受到艺术家的生活气息。

午后的阳光洒在敞亮的客厅里,房间里放着舒缓的法式音乐,墙上装饰着大幅摄影作品,作品的主角是一头毛驴,一头正在微笑的毛驴。

佐渡多真子拍竹屋,拔罐,黑醋,药膳,马车……把镜头更多聚焦在中国的民俗、文化和一切正在慢慢消失的风景。

1993年,佐渡第一次来到深圳,那时她31岁,是一名专职日本摄影师。

在地标塔的塔顶,佐渡多真子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她不敢相信这个高楼林立的地方,竟是印象中那个落后、单调、人们只穿蓝色中山服的中国。

她曾经走访过16个国家,阅历无数,面对这个毗邻日本的国家却一无所知,那些她阅读多年的报道资讯无一派上用场。

身旁的朋友提醒她中国将要面临的巨变:“过去是白种人雇佣黄种人的时代,接下来是中国人雇佣白种人的时代。”

巨大的冲击将她的好奇心瞬间点燃。两年后,她重返中国。

当时,中国最时髦的词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计划时代的残留并未祛除。佐渡去小卖部买暖水瓶时,店员爱理不理,露出一副厌恶的神情。当知道她是留学生时,店员一下热情起来。

佐渡觉得耽误了人家的工作,很不好意思,店员说“没关系,卖不卖,工资都一样,不来客人才好”。

几乎和她同一时间来到中国的还有当年21岁的大学生坪井信人。坪井从小喜欢日本历史,又从日本历史中读到了中国。大学时代,他学习中日外交专业。第一次,他要亲眼看中国。

“那是表达不出来的吃惊。我发现自己竟然完全不了解中国,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只停留在历史上的中国。”坪井给人感觉很舒服,说起话来弯弯的眼睛里藏不住腼腆的笑。

“我学的是外交,外交是有高度的,但我还要体验民间的温度。”1998年,坪井信人辞掉了在日本的工作,来到北京。

如今他是一家日本音乐公司的北京常驻代表。国庆档的两部电影《九层妖塔》和《夏洛特烦恼》的部分音乐就是由他们公司负责的。其他的合作对象还包括《我是歌手》《天天向上》。

坪井信人本人也因曾在《天天向上》中作为矢野浩二(在中国因演“鬼子”而出名的日本演员,九派新闻[微信号:cjrnews]记者注)的弟弟“浩三”登台,而被不少观众所熟知。

东京熊猫(艺名)在2006年来到中国,22岁的她开始了在沈阳一所医科大学7年的求学之路。

一年又一年,一代又一代的日本年轻人带着好奇与梦想来到中国。这个国家随和、豪放、热情的气质强烈地吸引着他们。

 “历史问题”

这些日本人在中国所遇到的并不完全是友善,这当然与“历史问题”有关。

生活在东三省的沈阳——这个深受日本殖民和压榨的地方,东京熊猫不得不更多地应对“历史问题”所带来的尴尬。

她印象最深的一次,是作为伴娘参加婚礼时,被初次见面的伴郎质问“历史问题”。

军国主义时代的日本强压在两国人民身上的历史包袱,现在不得不由当代的人民来背负。

坪井信人在他17年的中国生活中也有很多次类似的经历。提“历史问题”的人大概有两类:“一类是为了交流,和这样的人可以聊;一类是为了攻击,和他们实在无法交流。”

冲突的顶峰,是2012年爆发的大规模反日游行。对于这些在中国生活的日本人来说,感受尤其明显。

2012年9月19日,沈阳反日游行的第二天,东京熊猫在朋友的护送下离开了沈阳。她回忆说,那天她很害怕,那是她第一次亲身体会到“政治竟然会如此影响生活”,也深刻感受到“过去会影响现在,现在也会影响未来”。

在此之前,东京熊猫并不关心历史,尽管她的祖父也是战争的受害者,曾无数次跟她讲过战争的残酷:炮弹在他身边炸开,瞬间满口牙都没了。然而,东京熊猫对战争并没有切身的感受。

她的经历也印证了坪井信人的观点: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无法体会老一辈人的伤痛,“历史问题”是时间解决不了的。

老一代的中国朋友跟坪井说过,“经历过战争的人,是分两种的。一种是原谅日本人的,一种是不想见日本人的。因为接触日本人的时间地点不一样,有些人看到日本人的好,有些人看到日本人杀自己的亲朋好友。感觉是不一样的。”

坪井说,没参加过战争的人只是通过视频和文字来了解战争,后人无法了解前人的心情,永远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只是个假象。因为受害方的家人被害,伤痛是弥补不了的。而加害方却有可能因为‘解决’忘记愧疚。”

 平时的生活

2013年,佐渡在日本一所大学为媒体专业近100名大学生开讲座,提到2012年的那次经历。

她告诉日本大学生,参加反日游行的只是一小部分中国人。中国人虽然认为钓鱼岛是中国的,但是大多数还是反对暴力。

讲座之后,听众填写反馈问卷。让佐渡吃惊的是,100多人中,有80多人写道,“谢谢您告诉我们并不是13亿中国人都在反日,并不是所有中国人都讨厌日本”。

佐渡对这个结果感到很害怕:“连学习媒体的人都会误会13亿中国人在反日,那平常人又会怎样?”

谈媒体的责任,她举了一个大象的例子:日本媒体过多聚焦于“负面”事件,就好像过多报道一个大象的鼻子,虽然描述是正确的,但读者就可能把大象想象成一条蛇。

佐渡开始把相机聚焦在中国“平时的生活”,用镜头拍下中国优秀的文化并介绍给日本读者。

坪井一开始在中国写体育专栏,介绍日本棒球,也为中国花样滑冰队、足球队与日本赞助商牵线搭桥。如今,他转战音乐,促成日本的音乐团队和中国的歌手合作。

他所在的公司曾经打造过一个男子偶像组合RTA,但并没有火。“TFBoys参加过我们组织的活动,他们火了。我心里一半高兴,一半觉得,我们没赶上这个潮流有点遗憾。”

东京熊猫没有成为医生,变成了时尚达人。从2009年起,她在中国开设博客,介绍日本的时尚和服饰搭配,获得巨大人气。

她转战中国时尚界、开了淘宝店,也参加日本驻华大使馆举办的中日大学生交流活动,还在日本出书《“80后”“90后”中国网络一代的实态》,参加讨论中国的日本电视节目。

坪井说,日本人和中国人长得很像,所以很容易以自己的标准来判断对方,“加深理解的最好方式就是身边有一个中国朋友或者日本朋友”。

东京熊猫说,2012年以后,周围的日本人少了很多。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roll/lgc2.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8:46

名人实现理想的例子  江清为什么叛变  舞台坍塌  毕节天气威宁  一人去韩国旅游攻略  石国鹏  东方论坛瑜伽  强风化砂岩  加拿大无毛猫  光荣mv现场版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三个日本人在中国:反日游行被朋友护送离开沈阳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誓约对董小飒寒心_jessie j为什么不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