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生死血符香菊>中国新闻

_为何巴菲特从不画K线?

2017-11-18 14:46

作者:格隆汇·Kevin

格隆先生台鉴:

上次有幸与君讨论了NateSilver的著作《TheSignalandtheNoise》(《信号与噪音》)。这是一本比较全面叙述这类事件随机性本质的好书,也是它能长踞《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6个月之久的原因。

中美时差的原因,今天得闲,和您讲回到投资这件事情。

中国的股民,有两个坏习惯,一个是打探内部消息(等有时间我再来说说为什么它不管用),另一个就是相信画K线之类的技术指标。我知道我这样一棒子打倒了一大片,很多读者可能中招了,希望你身边的人没有中招。

今天我们就从信息论的角度,来聊聊为什么K线不管用(不过也无害)。当然,在介绍信息论的原理之前,我们先来看看股民们对K线(包括所有大家知道的技术指标)的态度。

中国股民们对这些已知的技术指标的好感,在世界各国中是少有的,这或许是和东方人好赌博的心理有关,或许是电视台和一些媒体的误导。但不管是什么原因,这种以K线为代表的技术指标坑了亿万股民,因为即使把它画得更好,也不会有助于股民们挣钱。

当然有人可能会不服气,总会找出一些例子,某某用了一个技术指标挣到钱,但是那些人同时也忽略了大量的人(包括他们自己)赔钱的事实。一个使用了技术指标的人在亏钱之后,常常觉得自己学艺不精,于是找书看,听讲座,想提高自己的技术水平。或许一段时间挣了点钱,他们会觉得水平长进了,其实这只是运气而已。再过一段时间可能又赔钱了,他们或者又开始迷茫了,或者认为市场不对(而不是他们自己的做法不对)。

比尔夏普(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回报-风险比率——夏普比率Sharpe Ratio的提出者)在Google给我们上投资课时讲“市场永远是对的,错的是你”。但是很多股民不这么想。

股市上的狗屎运常常比我们想象的要多,但是很多人把这种狗屎运叫做水平,把遇到狗屎运多的人称为股神。如果一个人连续10年每年的投资回报都比大盘好,你是否觉得他是股神呢?如果你的回答是肯定的,可能数学没有学好。大家随机做股票交易,每一千个人中就可以出一个这样的“股神”,也就是说在你的朋友的朋友中就有。现在通信很发达,这样一个人很容易就被朋友的朋友知道了。如果你觉得10年还太短,有人连续20年每年做到了这一点,我们是否可以称呼他为“股神”了呢?算一下概率,这种人在中国,至少有1000个,因为每一百万人就会出这样一个。这些人可能会被请到电视台做讲座,教大家画K线图,当然,等到你去画,就没有了他的运气。

段永平先生可以讲是中国最擅长做二级市场投资的人之一,他开玩笑地讲:“巴菲特从不画K线。你以为他不会画,画不过你?他不画是因为那些东西都没用”。我也和摩根士丹利以及高盛的那些基金经理们确认了此事——在华尔街确实没有人画K线。

接下来我就从信息论的角度来分析一下,为什么K线等大众熟知的技术指标没有用了。

我们先来玩这样一个游戏:猜一猜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的冠军是谁?

假设有64个进入了正式比赛的选手,现在来了一个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人,他已经知道了比赛的结果。我们可以向他提问,不过问一次,要给他一块钱。他可以告诉我们,我们的猜测是“对”还是“错”。那么,问他多少次问题(或者说花多少钱),我们就能够得到答案呢?

稍微有些数学知识的人都知道,最多问六次就可以得到答案了(比如第一次问是否是上半区的人,如果得到肯定的回答,第二次就在上半区猜,如此往复),也就是说我们需要付出六块钱。

但是如果我们有些对当今网球格局的了解,就可以猜得更聪明一点。比如把德约科维奇、费德勒、纳达尔等夺冠呼声高的少数几个人放在一个组里,其余大部分人放在另一个组里,然后就猜冠军出自第一组,这样我们有一半的可能性猜对。接下来只要用很少的几次就猜出来了,这样平均来讲肯定会更有效,我们付出的钱少于六元,比如说是四元。我们赚到的(或者说省下的)这两元,就来源于我们对网球选手的知识,它就是信息。如果要量化度量这些信息,就是两块钱。当然,在通信中,信息是用比特而不是人民币为单位的。

在上面这个例子中,如果张三和李四两个人对赌,赌谁花的钱少。张三对网球选手一无所知,而李四掌握信息,后者就赢了两元钱。但是,如果张三也知道了网球选手的情况,而且知道的和李四一样多,那么李四就赢不了钱了。

在股市上也是如此,如果只有一个人知道某一个有用的技术指标,而其他人都不知道,那么这唯一的一个人就能赚钱,如果这个技术指标早已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那么它的作用早已反映在股市的波动中了,再用它就不灵了。

这就是信息论的基本原理。

至于您说为什么信息论是正确的?因为我们全世界的通信产品都证实了这一点,如果信息论不正确,我们的手机就不可能工作。因此,从信息论出发,我们就知道那些已知的技术指标,比如K线,都不能帮助炒股的人挣钱。

我说K线等技术指标不灵光,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如果一个人真正掌握了股市的一个特有的规律,他所做的事情不是开班讲课争取学费,更不是到电视上去做股市分析,而是闷声发大财。最后一个被发现的“特别灵”的技术指标(信息)就是著名投资人彼得林奇发明的PEG(市盈率相对盈利增长比率),彼得林奇闷声发大财,从来没有告诉别人,因此创造了股市上不败的神话。但是他四十多岁就收手了,因此很多人认为如果他再炒下去,难免失败。

当然,您可能会问,为什么我们不能像彼得林奇那样找到一个新的技术指标呢?

这种特别管用的信号在早期股市上是存在的,在今天几乎已经找不到了,因为容易找的早被人找光了。对于那些影响力不是很大的技术指标(信号),可能还存在,但这不是散户可以做到的,甚至不是绝大多数专业人士可以找到的,因为它们本身太复杂,而且作用也不是很明显,因此很难找到。即便找到了,由于单个信号实在对股价预测的影响太小,基本上没有用。如果能找到一大堆,或许组合起来管用,但这是一个非常非常难的机器学习问题,不要说一般公司做不到,就连Google和微软这样的公司也未必做得到。

事实上,全世界可能只有著名的对冲基金文艺复兴公司敢说它找到了很多有用的信号,而且能够组合得很好。

文艺复兴科技公司既然叫科技公司,技术应该不差,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它里面几乎没有搞金融的人,全是世界上最好的数学家、理论物理学家和机器学习专家。它的创始人是著名数学家陈省身的学生赛蒙斯(清华的陈-赛蒙斯楼就是他捐的),而主管IT的是世界上发明用统计方法进行机器翻译的彼得布朗。

和文艺复兴公司每年37%的回报率相比,巴菲特平均每年22%的回报率就小儿科了。不过,这家公司从来不公布它使用的信号,只是闷声发大财而已。至于其它对冲基金,也是在大量使用机器学习,或者依靠高频交易挣钱(关于高频交易,我们以后聊)。可以讲,在未来,散户除了卖指数基金,没有更好的交易方式,因为你不可能比得过那些既有资源又有技术的大型对冲基金。

当然,你依然不要指望股民们能这么理性,事实上冲动和浮躁正是两百多年来股民的心理特点,这或许是人性的弱点。

但是,如果你了解了K线不管用的原因,放弃了这种无效的工具,或许投资效益会更好。

Kevin

2016年11月20日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rosb/n6p7ko.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14:46

沈阳周边一日游  我的爷爷是个鬼  史上最牛女秘解决方案  300英雄查战绩app  洛阳桥  inspur浪潮  南拳妈妈女主唱换人  新国产奥迪q5  五八同城招聘网暑假工  和教育校讯通家长版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为何巴菲特从不画K线?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泰州科技学院变成二本_空客公司为肥胖乘客提供更宽座椅 将收额外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