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格里杰夫婚礼>中国新闻

_黄怒波谈冰岛项目:我很烦 5月底再不签就不玩了

2017-11-18 09:35

冰岛政府,黄怒波喊你签合同了

黄怒波说:“5月底再不和我签合同,我就不玩了。”

黄怒波剪短了头发,却并未化去原本隐藏眉间的锋芒。他并未用自己诗人的身份去吟诵4月的昆明。在出席公开活动时,这个身高1米9的甘肃人和他的中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中坤集团)还在等待着冰岛政府的回音。

黄怒波因2011年的一次关于冰岛的投资事件,获得了来自全球的镁光灯曝光。因为其曾为公务员身份,引发一些多疑的国家产生了不必要的担心。

黄怒波陪着左右摇摆的冰岛政府度过了两年的谈判时光。如今,黄怒波或已不想再等:“5月底如果再不签我就告诉冰岛,我不玩了!”

被应验的担心

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主办的中国绿公司年会上,黄怒波的标签仍然是中国私营房地产企业家。尽管他的亮相与王石、王健林等人完全不同,但他仍然吸引着全球的政经观察家。

2011年,黄怒波领衔的中坤集团计划以890万美元买下冰岛东北部300平方公里大小的土地用于建设旅游项目,其中包括高尔夫球场、酒店等高端旅游设施。

但是,由于冰岛地处北欧关键位置,以及黄怒波曾经的官员身份让欧美国家的政经观察家的疑心病断然复发。一些曾经为国家和军队效力的评论家不断撰写文章对这一收购案发表充斥着臆想的评论。

黄怒波则对种种臆测一头水雾。2011年,黄怒波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你要是不告诉我冰岛那里可以建深水港,我还真不知道!”当时,欧美观察家曾以此处适宜军事建设需要为名大肆渲染黄怒波的投资行为。

当时的黄怒波认为,去冰岛买地投资或许是件“较为简单”的事情。冰岛法律规定,非欧盟成员国居民禁止在冰岛买地。于是中坤集团计划以投资者身份,待两国政府批准之后在冰岛成立公司进行投资。

冰岛的公司董事会中,冰岛籍或欧盟成员必须占到2/3席位。

2011年,黄怒波曾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本来想去注册,但是现在(闹得这么大)我哪敢。我必须等到两国政府批准才去注册。注册本身很简单,大约只需要花几十万人民币,然后两个股东(冰岛籍或欧盟成员)加我就可以完事了。”

2011年北京大兴区商务局已经接到中坤集团关于冰岛项目的投资申请。但黄怒波心里却没有底:“如果没有这个新闻事件,北京商务局也许早就批了,但是现在弄得事情这么大,可能还要报商务部,我真的不敢保证(能批下来)。”

2012年5月,中坤集团与冰岛政府进行沟通之后,将买地转为租地,最终的成交金额大约比原来减少200万美元。土地也被拆分为两块来租,一块的租期为99年,另外一块的租期为45年。而原本敲定在当年10月份签约计划却被拖沓至今。

如今,黄怒波的担心真的应验了。

时隔两年,黄怒波在日前再度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现在看来,都是西方媒体把冰岛投资问题搞复杂了,把一个商业问题政治化了。”

“由于中国的强大让很多国家都不放心,所以现在中国企业走出去会很困难。西方媒体知道我是民企,但是他们只会说中国在冰岛占据了一部分。”

5月底不签就不玩了!

2013年4月,冰岛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来到中国对华访问,并和中国签署了自由贸易协定,这是中国同欧洲国家签订的首个自由贸易协定。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表示,该协定将推动两国合作步入“快车道”。他希望双方要尽早全面落实,推进合作交流全方位展开,相互扩大优势产品进口和投资,促进贸易动态平衡,为企业合作提供公平环境。

中冰两国领导人的会晤对于黄怒波似乎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尽管冰岛总理并未对中坤集团的投资计划进行任何公开评论,但是黄怒波却已自信满满:“5月31日,要行就签。当然现在看来百分之六七十会签。”

而早在3月份,黄怒波曾对媒体表示,冰岛项目可能在5月有“意想不到的转机”。

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我们一直都在跟冰岛政府谈细节。但每到一个关键时刻,西方媒体就会做出一个大幅报道,给冰岛形成强大压力。但是你看冰岛总理现在来邀请我们,他们政府要过来一些律师跟我们谈细节。而听到这个消息时我在登山,我们等着看吧。”

他接着说,“除了一些商业条款,其他都谈得差不多了。”

黄怒波告诉记者,在过去两年里,赴冰岛的中国游客已增长了一到两倍,这表明中坤集团国际化布局的战略并没有错。

如果冰岛的谈判最后没能成功,中坤集团还将继续考虑在北欧如丹麦、芬兰、挪威、瑞典甚至在美国寻找机会。他表示,虽然北欧目前的经济不景气,但10年以后,北欧经济复苏,届时的市场机会将非常巨大。

在投资选择的多样性和中冰两国领导人友好的会晤气氛影响下,黄怒波略带不耐烦的口吻“强势”地回应道:“冰岛项目,我已经很烦了,因为这被西方媒体不断地炒作。5月底如果再不签,我就告诉冰岛我不玩了。”

实际上,从两年来不断妥协的进程来看,中坤集团对冰岛投资项目的兴趣并未减弱。两年前,黄怒波曾对《中国经济周刊》透露,如果不被冰岛政府批准,就“绝不会再去了,又不是钱没地方投”。黄怒波认为,由于拥有充沛的资金,“中国投资者走到任何地方都会受到欢迎。”

而黄怒波的真正“远见”并不像一些人所揣测的那样,他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如果再过10年,冰岛的冰化了,航道通了,那么冰岛的地会是全世界最贵的。”

为什么?“因为它是到欧洲的中转站和港口。我现在以那么便宜的价格盘下来,过10年就能升100倍,一定是这样。做不好大不了就是几千万美金没了,但10年后冰化了,航道通了,这个地的价值就会升百倍、千倍。是不是?”

黄怒波语录

黄怒波预测国内房价:

我觉得今年的房价涨幅不会那么大,毕竟有这么多的措施。比如,北京很多房子要被限价。我觉得政府应该好好使用一些市场手段。应该总结调控经验。调控了九年十年了,每调一次涨一次,要总结它的原因,不然无法解决高房价问题。

黄怒波评价房产税:

征收房产税本身有不合理的一面。美国是用房产税来调节房地产市场。但因为中国的土地是公有的,你卖时已经收了一次钱,你现在又收税。而美国是卖给我,地就是我的了。所以征收房产税是对中国政府的智慧的挑战。

我觉得,关键问题还是出在中国土地供应和地方政府的土地财政上。如果这两个问题不解决,不管出台什么政策,都不能真正解决房地产市场的乱象。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top/a/20171116/1eq0.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9:35

市来美保胸是真的吗  幼儿园教师教育心得300  中山大学附近宾馆  战网积分怎么获得  奇热网全播  那一夜  国内成品油价格  如风达快递加盟  杭州口碑好的月嫂公司  cl写rap反攻kemmy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黄怒波谈冰岛项目:我很烦 5月底再不签就不玩了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梅州上海中国电信宽带_万全影院 手机影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