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荆轲刺秦王是什么意思>中国新闻

_解读俄大选: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普京

2017-11-20 10:39

普京赢得大选后,“挺普”和“倒普”阵营正在展开集会较量。

莫斯科时间5日晚,莫斯科市中心马涅日广场将举行两场支持现任总理普京的集会。同一天,有1万至3万人的反对派集会在普希金广场上演。

另一方面,候选人之间也开始“喊话”。普京新闻发言人称,普京准备与反对派对话。而另一总统候选人、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则直接称,大选既不诚实也不公正。

在英国前驻俄罗斯大使安德鲁·伍德看来,“选举是一个已经设计好的事件”,政府“用来控制选举的资源是相当可观”,但是普京“在统治中心(城市)支持率少是个很大的问题”。伍德在1995年至1999年在俄担任大使。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刘军梅认为俄罗斯经济转型并非易事。从叶利钦时代“原教旨主义市场经济”到普京时代“可控的市场经济”,普京的“创新经济”纲领面临着美国的威胁和国内能源利益集团的掣肘。

选举是一个已经设计好的事件

《21世纪》:虽然自普京宣布参选以来就引来众多抗议,但仍然以绝对优势获胜,原因是什么?

安德鲁·伍德:首先,普京确实还有着相当多的支持者,虽然数量在下降,但仍然是相当有力的支持。全国各地的(支持率)数字不一样,但平均是48%。但是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这样的大城市中,支持率要少得多。在统治中心支持率少,这是对普京来说很大的问题。

第二,选举是一个已经设计好的事件。有力的竞选人被阻止参选,候选人能够获得媒体报道的机会也受到很大控制和限制;而且反对派还没有形成一个政党,不是有组织的构成,而只是持批评力量的一大批人。

第三,用来控制选举的资源是相当可观的。政府被要求做两件事,第一是保证选举的公平;第二就是确保普京能够得到绝对多数。

《21世纪》:说起反对派,你曾经在1995年到1999年在俄罗斯担任大使,你如何看待今时今日反对派的活动空间?

安德鲁·伍德:你说的反对派应该就是走上街头抗议的人们。让我最惊奇的是,这些人覆盖了各种不同的政治倾向:民族主义者,自由派,无政府主义者,或者干脆就是对现实不满的人们。但他们联合起来是有个共同的目标,就是不再被欺骗。

人们的感觉是,在俄罗斯没有一件事是能够公平和正义的做到,因此腐败是人们最为集中,对政府最大的不满。反对派正在变得强大,但他们的力量只是在阻碍和干扰,而不是促成事情的完成。

经济转型的两大挑战

《21世纪》:莫斯科智库有一个解读,说是普京粉碎了叶利钦时代不完美的民主。这如何反映在经济转型的道路上?

刘军梅:叶利钦时代的民主是原教旨主义的市场经济,是教科书上才存在的、绝对自由的市场经济,政府干预最小化。

而普京时代的民主是可控的市场经济模式。俄罗斯又处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敏感时期,不可能实现绝对的自由。普京不反对民主,但他要改变叶利钦政府无为的状态。

《21世纪》:美国政治学者布热津斯基上个月称,俄国的民主抗议浪潮说明俄国民众发现了现行体制的问题,并且人民不再害怕去表达。您对此如何解读?

刘军梅:体制的问题是由资源禀赋造成的。普京要改变它很困难。俄罗斯具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它的可开采石油储量占全球石油总储量的13%。

俄国依赖能源出口的经济结构始自勃列日涅夫时代。由于在两次石油危机中俄国人都坐收红利,因此他们依赖唾手可得的石油美元。早在前苏联解体前,他们就从出口工业制成品转型为出口能源。

目前俄罗斯和中国都面临着相似的体制问题:经济结构不合理和腐败。这两个问题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够解决的。中俄都需要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下推动改革。

《21世纪》:针对经济结构不合理这个体制性问题,普京提出要发展创新经济。俄罗斯未来的转型道路能成功吗?

刘军梅:俄国的创新道路将面临国际国内两方面的挑战。从国际方面来说,国际分工基本已经完成,美国处在价值链的顶端。因此,俄国的转型对美国是一个威胁,美国不会轻易地把领军位置拱手相让。从国内来说,石油、天然气等利益集团不愿意政府把石油美元转移支付到高新技术产业上去。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topics/20171116/b3xdd7.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10:39

膝盖韧带断裂多久能好  快钱  中国最高领导人顺序  征信中心个人信用查询  安全教育  郑俊英我结为什么下车  葡京娱乐场  驾校一点通科目一2017  大连地铁1号线  狼吻门陈浩民清晰视频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解读俄大选:俄罗斯在多大程度上需要普京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烟台蜜丽娅miliya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