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鲁班书为什么是禁书>中国新闻

_华锐退货危险信号 风电企业现金流亮红灯

2017-11-18 01:59

中国风机行业的领军企业在四年高增长后,正陷入现金流捉襟见肘的窘迫期。华锐是代表,退货是开始

投资于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美国超导(Nasdaq:AMSC)股票的投资者也许没有料到,其手中的美国超导股票会因大洋彼岸的一家中国公司而一夜之间缩水40%。

4月5日,美国能源设备制造商超导公司(下称美国超导)发布公告称,3月31日,其最大的客户中国华锐风电(601558.SH)拒收美国超导公司货物,这些1.5兆瓦和3兆瓦风机核心电控组件原定于3月交付。

同时华锐还将对部分合同延期付款,这些合同大约价值5600万美元。美国超导随即将2010财年的营收预期从4.4亿美元下调至3.55亿美元。

据美国媒体报道,美国超导有四分之三出货量销往华锐风电。美国超导股价由此大跌。

随后的4月12日,一家名为Izard Nobel LLP的律师事务所代表部分投资者在马萨诸塞州,向美国超导发起了集体诉讼,指责美国超导一直没有及时披露其与华锐的供货细节。

作为中国风电市场龙头企业的华锐风电,甘冒打破良好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大不韪,拒收合同货品,绝非寻常之举。

大洋彼岸的这场官司,折射出中国风电行业步入下坡路的现实。以华锐为代表,中国风机行业的领军企业纷纷陷入现金流捉襟见肘的窘迫期。

存货多了,现金少了

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在接受财新《新世纪》记者采访时表示,华锐和美国超导目前仍处于正常的履约状态,双方就拒收一事需要继续沟通。

但市场分析人士不这么看。中金公司4月初发布报告称,美国超导是华锐重要的合作伙伴,“华锐风电推迟付款凸现出其现金流状况恶化,这可能是由于风电运营商延期付款所致。华锐风电公布的2010年业绩显示:尽管向供货商推迟付款,但其经营性现金流仍为人民币负10亿元,为四年来最差。”

华锐风电刚刚登顶全球风机市场占有率第二,其最新发布的2010年年报显示:2010年营业收入达到人民币203亿元,利润达到31.7亿元,这两项业绩都比2009年增长了48%。

然而这代表的是过去,如今风机市场的整体表现不容乐观。据中国风能协会统计,对比同期中国风机市场的增长率,2010年中国(不包括台湾地区)新增安装风电机组12904台,装机容量18927.99MW,年同比增长37.1%。

这个增长率并不低,但放在中国风机市场连续四年翻倍增长的背景之下,增速的骤降让人感到一丝寒意。

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中国风机市场老大的华锐,虽然保持了收入和利润的增长,现金流却遭遇挑战。中金公司指出,华锐2010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是负10亿元,而2009年这一数字是正的13.8亿元,也就是说,一年之间,华锐的经营性现金流下降了173.6%。

一位长期跟踪风电行业的分析员对财新《新世纪》记者分析称,“华锐这么大的负现金流,一半来自应收账款,一半来自存货。”

从年报数据来算,华锐2010年存货周转率为1.69次/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为3.15次/年。而根据中信证券的统计,华锐2007年的存货周转率为4.23次/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为8.18次/年。三年间,这两项重要的财务指标直线恶化。这是需要投资者警惕的信号。

对此,华锐风电高级副总裁陶刚表示,存货激增是华锐出于战略准备的一种安排。

他解释说,华锐存货变化主要来自于甘肃酒泉的一个3兆瓦产品线。华锐对该示范项目承担60%的供货任务,因为新机型的生产和调试周期比较长,为确保履约能力,华锐提前准备了100多台3兆瓦的机组以及几台5兆瓦机组,单这一项就使华锐2010年存货量增加20多亿元。

2010年华锐中标384兆瓦(采用3兆瓦陆地风电机组)和45兆瓦(采用5兆瓦陆地风电机组)的甘肃酒泉千万千瓦级风电基地示范项目。

陶刚称,对示范性的大项目或新机型,提前准备大量库存是华锐一贯的市场策略,即以强大的供货能力提高市场竞争力。他举例说,华锐能拿到中国第一个海上风电示范项目——上海东海大桥10万千瓦海上风电示范项目,就因为事先在设计、零部件采购和测试上早有准备。

但陶刚的这一解释并不能让业界完全释疑。2010年华锐存货年末余额为人民币112亿元,比年初余额增加43%。华锐在年报中承认,主要原因是销售规模扩大,公司原材料和半成品储备增加。

一位熟悉风电行业的业内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分析说,存货一般分为产成品和半成品,如果存货中大量存在半成品,问题就比较大。因为产成品可以很快交付,半成品却不能。另外如果市场不景气,客户要求延迟交货的话,大量半成品会长期占用资金,进而影响现金流量。

过去数年来,风机市场处于供不应求的状况,客户抢着下订单。风机厂商在计算订单时,一般习惯于将中标数与中标并签订合同的两类订单都计算在内。然而,只有后一种情况,即签订合同后,风机厂才能收到预收款。

2010年,华锐手中可能握有大量中标但未签合同的订单,而这些订单是收不到任何预收款的,在目前风电项目核准难度加大的情况下,如果华锐已备货生产,那么资金自然被大量长期占用在存货上。

付款方式渐变

无独有偶,中国风机行业另一领军企业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最新年报中也有同样的问题:2010年金风科技在营业收入和利润总额分别增长63.8%和40.5%的情况下,经营性现金流却从2009年的13亿元迅速下降到1.8亿元,下降幅度达到86%。

一位曾在金风科技任职的专业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担心,“这个行业很看重订单数和预收货款是否匹配。”

据他所知,金风科技和华锐2010年拿到的风电项目订单很多,风机厂与风场开发商过去的付款方式为:签单时,风场开发商向风机厂支付货款的10%,投料时付30%,交货时再付40%,最后安装调试后结清尾款。所以订单数和预收货款应保持一定比例的对应关系。

但是上述风电行业人士发现,金风科技和华锐2010年预收货款都下降得很厉害。究其原因,除了订单数不能真实反映供货合同签订量,很大程度上是风场开发商纷纷延迟付款所致。

另一位风电行业人士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现在随着行业竞争的加剧,这个行规已经慢慢被打破,开发商要求延后支付30%的投料款。一些小厂商先开始松口,而后蔓延到大厂。”

为什么行规逐渐向开发商一侧倾斜?从这几年风机市场的变化可以窥见端倪。前几年风机行业风光无限,利润率很高,吸引了很多企业来做利润率最高的风机整机装配。经过几年发展,风机行业的产能已经远远超出本年度实际的装机量,风电行业产能过剩问题日益突出。

华锐风电的一位内部人士回忆起2007-2008年市场盛况时说,那时华锐的风机供不应求,许多客户直接将车开到厂门口等着拉货,通常会预先支付货款,或者迅速结款。但情况在2009年开始慢慢变化,到了2010年,则完全变成了买方市场。他承认,市场环境的变化对风机企业的收款有影响。

一位来自五大发电公司下属风场的业内人士也证实了这种说法,“2008年我们招标时,一千瓦机组大概是5000到6000元人民币,现在不到4000元。风机厂之间的竞争越来越激烈,所以开发商这边肯定要压一点款。”

同时,国家信贷政策的收紧也对风场开发商加了一道紧箍咒。上述风场人士介绍说,以华能集团为例,以前华能的风电项目可以在基准利率上打九折拿到银行长期贷款。因为风电是国家扶持发展的项目,而且不受燃料成本上涨影响,银行认为风电项目的偿债能力要优于火电。但是在国家信贷紧缩的大背景下,华能的风电项目现在得按基准利率或在基准利率上加0.05才能拿到银行贷款。

陶刚也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存款准备金率提高、利率提高,很多企业都很缺钱,也影响到了企业的一大批客户。

“这是一种连锁反应,如果我们的客户资金链紧张,那它们与华锐结款的周期也会相对拉长。”陶刚说,结算方式也更加多元化。以前是现款结算,如今结款方式常常是组合式的,比如是现款与承兑、与融资租赁等方式的结合。这无形中又拉大风机厂现金回笼的周期,造成应收账款周转率的下降。

“今年的日子都不好过”

中国风机市场上的风机厂分为三个梯队,第一梯队包括华锐风电、金风科技和东方电气(600875.SH),2010年三家加起来的市场份额超过57%。再加上排名前20位、称为“第二梯队”的风机厂,这23家企业在2010年贡献了高达98%的市场占有率。

而全国风机厂据估计有80多家,那些排名靠后,被称为“第三梯队”的厂家几乎不能量产,或是仍处于研发阶段。在国产风机千瓦价格已降到人民币3400、3500元时,这些还未实现规模化经营的小厂生存压力可想而知。

明阳风电首席运营官郝义国今年4月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未来三年可能是风电行业洗牌的时候,“目前很多风机厂报价每千瓦3500元,据我所知一些小的风机厂,其采购成本就超过每千瓦5000元”。

对于目前风机市场的生态环境,陶刚引用了一个经济学经典理论来诠释。他称,竞争初期,厂商肯定会享受一段超额利润率;后来大家都来干,利润率就降到行业平均利润。市场总有非理性成分,所以必将从充分竞争发展到过度竞争,然后开始行业洗牌,最终又回到正常利润率。“我觉得我们风机行业正处于从充分竞争到过度竞争这个阶段。”

洗牌已经悄然开始。2009年进入风电研发领域的哈空调(600202.SH),今年1月28日发布公告宣布,将停止目前的风机研发活动,撤出风机市场。

中国可再生能源学会风能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施鹏飞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行业洗牌已经开始了,只不过最终谁出去、谁不出去还不太明确。”

一方面是风机行业洗牌趋向初现,另一方面风电上网瓶颈难破。今年2月24日甘肃酒泉发生的风机脱网事故,引起电监会高度重视。电监会近日发布了《风电、光伏发电情况监管报告》,提出风电发展的几大问题。电监会认为,中国部分地区存在大规模风电难以消纳、电网建设跟不上风场建设速度等问题。

同时,国家能源局正研究制定规范风电项目审批制度的管理办法。据五大电力公司内部人士介绍,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的风电项目,以前一直由地方政府核准。

为了项目尽快上马,很多地方出现了大量4.95万千瓦或4.93万千瓦项目的现象,“哪怕本来是15万千瓦的项目,也可以做成三个4.95或4.93的项目去申报。”

目前正在制定中的管理办法重新规定,地方政府在核准装机容量在5万千瓦以下风电项目之前,必须拿到国家能源局的复函,否则不予通过。

电监会和国家能源局的种种措施显示,新增风电场项目今年将很难高速增长,多家券商分析机构也纷纷下调2011年风机市场增长率,预计增长率将与2010年持平或者略有降低。

一位风电行业的投资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今年的日子都不好过。”包括摩根士丹利和高盛在内的海外大投行都在唱空金风科技等中国风机领军企业。从国际范围来看,美国和欧洲的风机市场近几年亦表现疲软。不过这位投资人士同时认为,现在也是资金进入风电市场的好时机,低价进入后可以静待市场的整合,等并网问题、风电输送问题得到解决后,中国风机市场有望再现曙光。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v-news-d-20171116-8dbn4b.html

发布时间:2017-11-18 01:59

长沙橘子洲  disturbance  李垚  beats solo3和2的区别  阿莫西林克拉维酸钾针  91取名  五年级数学日记的格式  全民飞机大战乾坤套装  师傅不要塞了好涨小骨  花容月貌电影在线观看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华锐退货危险信号 风电企业现金流亮红灯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太阳神海狗鞭酒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