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趣味运动会通讯稿100字>中国新闻

_中国冰球已到最危险时刻 冰球运动员比大熊猫少

2017-11-20 21:34

引子:在温哥华冬奥会上,中国女子冰球队一胜三负获得了第七名的成绩。与此同时,随着三名年龄加起来足有100岁的王丽诺、金凤铃和孙锐的退役,中国女子冰球队能否在四年之后杀入索契冬奥会成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日前,在看了中国女子冰球在本届奥运会的表现后,前卫冰球俱乐部秘书长孙秋实道出了自己的担忧:中国男冰处在自生自灭的边缘,女冰又后继乏人,中国冰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 本报记者 于鸿斌

冰城难见孩子打冰球

从1978年冬天开始,我省就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活动,时至今春,哈尔滨各个学校浇筑的冰场超过了200块,市区内也浇注了15块免费开放的区域性冰场。

在冬奥会结束前的一个周末,当记者来到本报在马家沟维也纳音乐广场浇筑的万米大冰场时,100多个孩子在冰场上玩冰,大多数在抽冰尜、滑爬犁,不多的孩子在滑冰,却没能看到打冰球的少年。

同样的,在哈市对外开放的香坊区黛秀湖冰场上,滑冰、抽冰尜、滑爬犁成了孩子们乐此不疲的老三样。

冰城为何看不到孩子打冰球?孙秋实给出了自己的分析。家长都望子成龙,希望孩子成为王濛那样的冬奥会三金王,名利双收。玩冰球,因为中国队成绩不佳,而大多选择了尝试性的玩一玩而已,有的干脆不许孩子玩冰球,理由是没出息。

后继无人冰球难发展

孙秋实告诉记者,国家队后继无人是制约中国冰球水平最严重的现实。中国女冰取得的冬奥会第七名的成绩很可能成为一个纪录,下届冬奥会能否打进决赛都是一个未知数。

孙秋实的话绝非悲观论。中国国家男子冰球队原主教练项树清告诉记者,以去年哈尔滨大冬会之后的中国女子冰球联赛为例,只有6个队,5支来自哈尔滨,就是这仅存的6支队,近一半是过了运动黄金年龄的退役老将。

目前,哈市平房区新华小学的女子冰球队是国内目前唯一一支农村业余女子冰球队,哈市大同小学等不超过5所小学有自己的冰球队,其中,作为“王嘉廉冰球希望小学”之一的大同小学的冰球专业器具是哈市美国纽约长岛人冰球俱乐部捐赠的,这家俱乐部是由美国著名爱国华侨王嘉廉先生提议创立的。

平房区新华小学校长唐红艳告诉记者,该校搞冰球已经20多年,为中国女子冰球队输送了10多名队员,但目前开展冰球并不乐观,队员大多来自农村,家长可能希望通过冰球能改变孩子的人生。

哈尔滨曾是冰球之乡

孙秋实如数家珍地告诉记者,1980年,哈尔滨的上冰人数就超过23万人,其中打冰球的多达两三千人。同年9月,省体委和教育局还审批了省基点校50所,新疆小学等成为冰球省基点校。到1985年,哈市市级体育传统校有95所,其中冰球有15所,与篮球6所、排球6所和足球3所的相加之和持平。到了1990年,哈尔滨市冰球传统校还有工程子弟小学、新疆第二小学等。如今,哈尔滨除了有前卫冰球俱乐部在平房区资助的20个孩子在从事冰球训练,大同等为数不多的小学在开展冰球,从事冰球苗子培养的学校已经屈指可数。

看着眼前的窘境,谁能想到,哈尔滨曾是冰球之乡。孙秋实说,哈尔滨在被誉为冰雪之乡的同时,还被冠以冰球之乡的美誉。那时候,根本没有室内场馆,露天冰场也不多,但玩冰球绝对是冰城冬天里的一道风景。中小学校有球队,各大企业有球队,连一些编制不到百人的机关单位也会组织一支冰球队。

在职工和学校间组织的业余冰球比赛中,取得冠军的球队的队员被视为单位和学校的英雄,哈尔滨冰球队在全国比赛和国际比赛中取得了好成绩,市民们便当成大喜事奔走相告。

冰球运动员比大熊猫少

孙秋实毫不遮掩地地告诉记者,现今,全国注册的女子冰球运动员不到80人,男冰的注册运动员不到200人。

冰球队伍少,运动员就少,水平上不去就没有好成绩,没有好成绩就没有观众和媒体的关注,没有媒体和观众的关注就没有商家愿意赞助,没有赞助就没有资金开展比赛……如此,形成了恶性循环。

孙秋实介绍说,目前,中国女冰的收入也非常糟糕,有些小队员,虽然是国家队队员,但因为人事关系不在国家队,收入仅限于补贴的训练费,不够花还要家长往里搭。孙秋实动情地说,当周洋因为奥运会金牌直言不讳地说今后我的父母可以生活更好时,打冰球的姑娘们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定点直投

培养是捷径

2003年8月,孙秋实所在的前卫冰球俱乐部成为国家体育总局注册的首个冰球俱乐部,尽管大部分队员是由退役球员组成的,但成绩却出乎意料的好:亚洲冠军、男冰全国三连冠、女冰冠军,还多次代表国家出访和比赛。国家男子冰球队原主教练李万基曾欣慰地说:孙秋实的业余爱好,把中国冰球推出了一条新路。

到美国纽约长岛人冰球俱乐部的一次参观给孙秋实留下了深刻印象。去观摩的时候,正赶上人家训练后的对抗比赛。没想到,这么普通的比赛,看台上竟然人满为患;每当有进球,现场不仅有欢呼声,还有聚光灯追着进球队员照;比赛结束时,观众竟然从看台上扔到场内很多毛绒玩具以表祝贺。孙秋实说:“我们必须身体力行地多为冰球运动做点什么,从孩子抓起,借助学校、俱乐部和社会力量进行金字塔式的人才培养,才能在若干年后收获果实。”

除了国际广为流行的俱乐部制,搞体教结合,用定点直投的办法也是一个培养冰球后备人才的捷径。比如,现确定我们打算投入冰球后备力量培养的资金,然后将这笔资金直接投给哈尔滨有冰球培养能力的小学、中学和大学,最后形成至少由10支队伍组成的大学生联赛,国家队从中选拔尖子队员,这样既解决了冰球运动员的培养问题,对于一些不能进国家队的队员还提供了继续求学就业的新路子。

一身披挂准备出勤的孙秋实告诉记者,中国冰球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是国家和社会各界为中国冰球的振兴做点事情的时候了。是的,在冬奥会上获得第七名的中国女冰已经走进了历史,王丽诺等三名老队员也铁定无法参加下届冬奥会,如果我们还想让中国冰球在索契有所作为,这个春天,不应虚度。

当前文章:http://20171116.szielang.cn/www/Article/9ivt2.html

发布时间:2017-11-20 21:34

亨弗里斯游泳  还有  中班幼儿教师教养笔记  浙江交通职业技术学院  台风海葵  鞠婧炜  少年医仙  奥迪a3敞篷版图片  这是我的战争杀人技巧  科技苑视频2017-26全集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 2017 _中国冰球已到最危险时刻 冰球运动员比大熊猫少 All rights reserved-网站地图站点地图

酷派大神官网商城